咨询电话: 021-55082022/021-35351755
我们的故事
首页 > 信息公开 > 我们的故事
从“小我”到“大我”的转变

金姝妤

2016届光华剑桥毕业生

已收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伦敦大学学院、华威大学、曼彻斯特大学、多伦多大学、麦吉尔大学、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预录取通知

 

小我大我的转变

 

我是苏州人,由于长辈工作的关系,一直在徐州学习生活,直至初三毕业。因为有出国读书的打算,初三毕业后,我来到了上海,在一所以美国高中课程为主的国际高中学习。那时的自己就想着要去美国读大学,也是在那时因为升学的“需求”接触到了“模联”(模拟联合国,是对联合国大会和其它多边机构的仿真学术模拟,是为青年人组织的公民教育活动)。不过两个月后,渐渐发现自己的升学需求和身边同学的不太一样,他们似乎只关注能否升入大学,而我想要的却更多。

 

    2013年11月中旬,在开学两个月后,我选择了转校,由于情况特殊,光华剑桥的老师答应给我一周的测试期。也很巧,一周后刚好是学校的期中考试,虽然CIE课程没有学过,但那次考试结果还不错,我也因此正式成为光华剑桥的一员。

让我庆幸的是,刚进入光华剑桥就发现学校也有模联社,而且社团里的学长学姐都非常优秀,个个能言善辩,并且对于未来他们也都有着自己明确的目标。在他们身上,我感受到了榜样的力量,也渐渐从自己的兴趣及特长出发,寻找自己的方向。

 

我的父母都是金融行业从业者,家中电视常放的也是各类财经节目,耳濡目染之下,我也越发觉得“经济真是个神奇的东西”,除了在学校选择了经济这门课之外,还常常去买一些与之相关的书来看,比如《牛奶可乐经济学》、《摩根财团》、《泡沫经济》等等,有时回家也会和爸妈讨论一些经济金融方面的热点问题。对于未来,也希望自己能够从事金融相关的专业,去华尔街的投行算是我的一个理想吧。申请大学时,我也特别选择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虽然老师们都觉得以我的成绩可以冲一下牛剑,但了解下来,在这两所名校的本科并没有单纯的金融专业,它们的商科都是收的研究生,再三斟酌之后,我还是选择了LSE(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希望将来能从LSE本科升入牛剑的商学院。

 

拿到LSE的预录取通知时,我还是挺激动的,毕竟离自己的理想又近了一步,毕竟以前的努力有了结果。参加耶鲁青年经济论坛时,和十个国家、1500名学生同场竞技;在汇丰银行实习时,与同组的小伙伴一起做项目写报告;“汇丰150”时,在众多金融大咖面前演讲……那时的紧张、激动与兴奋至今记忆犹新,也是这些经历让我在写申请时更有深刻的体会。

 

虽然升学时没有特别的要求,但我也利用业余时间参与了一些公益活动。比如在专门帮助农民工子弟的机构,开设书法课。当看着一个个稚嫩的脸庞,从不懂到懂,从歪扭七八到方方正正,我能真实的感受到他们从书法中感悟到了一些东西,而我,也会有小小的自豪感,这比拿到书法十级还让我开心。

 

周末只要不回家,我还会去虹口敬老院陪老人们聊天。他们会聊一些人生经历,或开心,或难忘。我也跟着他们的故事,想象着自己若是故事的主角会怎么样。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份经历在后来还帮助了我的申请,比如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商学院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就曾问我,身边有没有发生过关于战争与和平的故事。我则忆起一位敬老院的老婆婆曾告诉我,二战爆发以后,她随父母迁居重庆,在那里度过了四十年的光阴,四十年后,当她回到上海时已过中年,曾经熟悉的家乡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我感触挺多,而后也对考官说,和平是我们为之向往的,我们每一个出国的孩子都可以尽自己所能让不同国家的人之间多一份了解与包容,为维护国际间的和平作出自己的努力!后来,我收到了这所大学的3份录取通知和杰出国际生奖学金,我想也许是和面试的这段小插曲有关吧。

 

    也是这些经历让我有了一些变化,在以前,我可能觉得“做最好的自己”只是限于自己个人的范畴,只要自己升入了理想的学校、最终能够从事自己理想中的职业即可,而如今,我觉得这个范畴或许可以再广一点,除了自身的提升之外,再想想自己还能为别人、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那样的自己或许更好,在未来我会继续努力。

 

 

更多